流烟阁

流烟阁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流烟阁 流烟阁 生活文丛 文学艺术 查看内容

《英雄》:没有主角的电影

2018-7-29 23:08| 发布者: 夏流烟| 查看: 38| 评论: 0|原作者: 夏流烟

摘要: 《英雄》:没有主角的电影 (2006-11-29 21:07:05) 分类: 粪文粪采 也许老谋子乐于做一些跟人们的欣赏习惯开玩笑的事情,他的电影一直游离于我们的经验之外。当高梁染红了欧洲的天,我们第一次被老谋子所震 ... ...
《英雄》:没有主角的电影 (2006-11-29 21:07:05)[编辑][删除]转载▼
分类: 粪文粪采

    也许老谋子乐于做一些跟人们的欣赏习惯开玩笑的事情,他的电影一直游离于我们的经验之外。当高梁染红了欧洲的天,我们第一次被老谋子所震撼。接下来,《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秋菊打官司》,每一部都离开了当时的固定格局。你说他故作深沉也好,你说他调皮捣蛋也好,老谋子毕竟做了一件事情,就是让人们的眼睛不再寂寞,不再疲劳,不再机械地欣赏预约一般的视觉骗局。老谋子曾经说过,他不是大师,他不是当大师的材料。但是他最善于做的事情,就是在大师的篱笆之外,种上一朵色彩斑斓的小花,让我们清早起来的时候,微微惊叹一回。后来固然我们任由小花的凋谢,但是那曾经给人们带来的愉悦,老谋子已经满足了。

    《英雄》或多或少还是让人失望。每一个明星终究有让人厌倦的时候,这不但跟潮流有关,有时也源于明星自我的褪色。老谋子逃不开这个宿命。但是现在要讲宿命,似乎还为时过早。前些年老谋子的低调很让期待老谋子的人失望。这正如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一旦乖起来,会给我们造成的压抑。每个孩子都有乖的时候,暂时的乖并不能说明任何问题,毕竟老谋子并不是不食五谷。但是当一个孩子重新捣蛋,这还是人们乐于看见的。现在这个孩子又捣蛋起来,世界就还是能够快乐。《英雄》能够让人失望,说明老谋子还是老谋子。老谋子的电影如果不让人失望,他就不是老谋子了。或者利用他自己的说法,他就变成大师了。而老谋子的可爱之处也正在这里,他干了大师干不了的事情。

    《英雄》看完了之后,给人的感觉是“没有主角”。人物是次要的,其作用相当于道具。这很不符合人们的欣赏习惯。尽管出场的阵容达到了豪华的程度,但老谋子暴殄天物的能力也达到古往今来第一的地步。除了陈道明还象一个陈道明之外,其他几个人都失去了颜色。对比之下,章子怡给人的意外要更少一些,因为她是老谋子一力栽培出来的,在老谋子面前,她就像回到老家一样。另外一个女人张曼玉,给人的视觉落差就较大。但是有了好几年前在《青蛇》中间的经验,这回她的表演让人看到一个延续性。以老谋子的本意,也许是要在《英雄》中间让她不再是她,但是她对演技的颖悟已经深深植入自己的表演细胞,在相同的场景之下,个人给人的震撼要大于电影本身。尽管如此,无论章子怡还是张曼玉,都象失去自我的迷途羔羊。你与其说老谋子是对电影的一种亵渎,倒不如说他是对我们这些年的电影观的一种亵渎。老谋子也许是要向世人证明,在艺术上,如果没有亵渎的动因,也许就失去了动力。

    而对于另外几个男明星的亵渎,更让人有一种烧钞票一般的痛心。甄子丹的表演好像回到八十年代的香港武侠片,或者更上溯到京剧中间的脸谱人物。他不过走马观花地在屏幕上转两个圈,当人们刚刚用眼角的余光向他瞄过去的时候,他就从目光的注视中间消失了。与两个女人一样,甄子丹首先应该从“主角”的名单里面去掉,而且他的消失更达到过分的程度。

    剩下的三个男人就成了最能成为“主角”的候选人。上面已经说过,陈道明让人看起来还是象陈道明。这是因为陈道明这回的角色跟从前的落差不大。从蒋介石到多尔衮,陈道明在“雄主”的道路上走得也不止一天两天。而老谋子之所以选择他作为秦始皇,我想也是势所必然。在演绎雄主上面,尽管张铁林号称“皇帝专业户”,张国立成功地塑造了康熙的形象。但是他们跟秦始皇毕竟格格不入。如何在艺术上去除他们的笑脸,这首先就是一个巨大的问题。他们也许是一个传统的优秀挖掘者,但秦始皇却是一个传统的破坏者。他们之间存在不可调和的东西。可以去除笑脸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郑少秋,他的气质达到了那种君临天下的态势。但是郑少秋在这里也存在问题。郑少秋天生在身体里种有情根,所以他才能去演楚留香,而秦始皇则不是这号人。于是唯一的选择就剩下陈道明。所以陈道明改变不多纯粹是运气,因为老谋子已经过了千挑万选,他不需要再改变了。

    但梁朝伟和李连杰就没有这么幸运。他们本身没有适合于做刺客的表演特质。李连杰至今最深入人心的形象还是他的黄飞鸿,最让人摇头叹气的形象要数他在好莱坞大片中间表演的中国杀手。美国的电影具有教化功能,所以他们的邪恶者不可以有“真正”的思想。这里着重指出“真正”是因为美国片反面人物并非没有思想,而且思想和性格都具有复杂性,但最后却不可避免变成邪恶的样板,这是任何道德片的必然结局,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而中国的功夫片则承继于武侠文学。这种文学形式从金庸开始,道德就受到质疑,到了古龙的时候已经翻了一个大个。只有古龙才彻底让人看到刀的宿命--也就是到最后人指挥刀,刀指挥人。人刀合一,尽管达成了刀者的理想,但宿命却因此而做上乘法。而李连杰从一开始就具有演绎这种宿命的潜质,只不过每次他的角色都太正面,反而隐藏了他的光芒。到美国是另外一种程度的暴殄天物,看了之后能够让人拒绝其他好莱坞影片的诱惑,而对美国的制片方式感到恶心。在中国的武侠片中间,刺客的角色跟好莱坞的那些公式化反面人物具有某种相似性。古龙固然在小说中描绘出刺客的音容笑貌,但是到了电影里,刺客的表现就让人棘手。小说的好处是让人具有充分的想像空间,虽然有血有肉,刺客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到了电影里,刺客的最大难题就是他的心理。心理问题在电影里一直是个劣势。而一旦失去心理,刺客就失去光芒,至少是逊色很多。而刺客比好莱坞反面人物面临的更大麻烦是,他们出现的时间是短暂的。从他们一出现,“流血五步”的事件就开始演绎,直到有了结果为止。所以他们只有短短几秒钟的时间表现自己。而根据古龙的刺客定律,一个出色的刺客往往是最能融入每一片泥土的微尘,因为他们不显眼,所以能够接近别人不能接近的人。这样,刺客又失去了自己的性格。无论李连杰、梁朝伟还是甄子丹,他们在影片中都不得不受这个定律的约束,一个故事三个版本的本身就预示着刺客的故事是一个真实的荒诞,在我们眼里,他们没有开始,只有结束。结束的一霎那是我们唯一能够接近他们的时刻,而这个时刻又被他们自己故事化。在这种情况之下,最糟糕的还是李连杰。虽然他不象甄子丹那样匆匆退场,但是一直都是本次刺杀事件的焦点。古龙刺客定律决定了他在这次事件里面也就成为最毫不起眼的人。从头到尾,他都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但是要计算他给予我们的自我光芒的浓度,由于光芒跟出现时间相比太少,他还及不上甄子丹。正如《雪山飞狐》的主角并不是胡斐,李连杰自然应该被剔除于主角的名单之外。

    于是就剩下陈道明和梁朝伟。这两个人在剧中担任的角色按照一般意义来讲也许可以算是主角。因为整部电影就围绕着主要是这两个人对于“杀还是不杀”的思索。我们也很容易轻易地错误判定这就是整部片的主题。但是三个结局的罗生门效应本身就宣布了这个主题是站不住脚的。只不过电影的递进方式给了我们从“杀”到“不杀”的误导,才造成了我们的错觉。其实历史是不堪一击的。帝王不堪刺客一击,刺客不堪弓箭一击,天下不堪揭竿而起。老谋子在这里玩了一个手腕,不过是要告诉我们历史的脆弱。不但历史,人性尤其不堪一击。在“天下”面前,人性之脆弱才是全剧的悲剧性所在。秦始皇和残剑也许算是两个觉悟者,但是他们的觉悟在脆弱的历史面前也不能得胜。秦始皇悟出了“不杀”,但是做的却还是“杀”。因为人性已经失去了空间。而残剑与飞雪的罗生门事件,也无不跟人性的软弱有关。每一个可能都有可能是历史的真实,每一个可能也都是人性的杀手。对比之下,秦始皇设想的可能倒还是最温情的一种可能。这实际上也往往证明世界上最千夫所指的人往往比我们具有更多的理想主义色素,他们在人性的舞台上给予了更多潜意识的善意点缀。老谋子对谎言的浓墨重彩正是淡化了我们的自我误导,用不断的重复来加重真正的主题色彩。

    在真正的主题面前,无论秦始皇还是残剑,都构不成主角的标准。所以整部影片都没有主角。或者我们可以说,除了老谋子本人,其他全是配角。老谋子首先在主题色彩上大玩了一把游戏,同时还延续了他利用色彩和场景来占领我们的视野的特色。三个故事三种颜色基调,把每个故事跟其他故事隔离开来,很好地保护了主题的不走失。而对于万箭齐发的视觉效果处理,更是老谋子最新的一绝。这就像古典的剧本,真正的主角是作者,剧中人物不过是他的代言人。而老谋子通过对演员主角功能的弱化,把这种效果体现得更加充分。

    在没有主角之中,演员的表演还是可圈可点的。三个故事可以独立,所以每个故事还是有主角。梁朝伟和张曼玉的表演在三个独立的故事中体现了大陆导演和香港演员的完美合作,让我们在老谋子带给我们的意外之中看到了一种亲切。而李连杰表演的无名由于做到了从头到尾朴实无华,也使刺杀故事能够成功演绎。对于李连杰来说,这个角色能够表演到这样,的确是让人感到意外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流烟阁 ( 蜀ICP备18020752号 )

GMT+8, 2019-12-3 16:55 , Processed in 0.510651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