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烟阁

流烟阁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流烟阁 流烟阁 生活文丛 文学艺术 查看内容

诸葛亮近妖不是罗贯中的错

2018-7-29 23:14| 发布者: 夏流烟| 查看: 22| 评论: 0|原作者: 夏流烟

摘要: 诸葛亮近妖不是罗贯中的错 (2006-11-20 23:20:39) 分类: 粪文粪采 高祖提剑入咸阳,炎炎红日升扶桑。光武龙兴成大统,金乌飞上天中央。 哀哉献帝绍海宇,红轮西坠咸池旁。何进无谋中贵乱,凉州董卓居朝堂 ... ...
诸葛亮近妖不是罗贯中的错 (2006-11-20 23:20:39)
分类: 粪文粪采
        高祖提剑入咸阳,炎炎红日升扶桑。光武龙兴成大统,金乌飞上天中央。哀哉献帝绍海宇,红轮西坠咸池旁。何进无谋中贵乱,凉州董卓居朝堂。王允定计诛逆党,李傕郭汜兴刀枪。四方盗贼如蚁聚,六合奸雄皆鹰扬。孙坚孙策起江左,袁绍袁术兴河梁。刘焉父子据巴蜀,刘表军旅屯荆襄。张燕张鲁霸南郑,马腾韩遂守西凉。陶谦张绣公孙瓒,各逞雄才占一方。曹操专权居相府,牢笼英俊用文武。威胁天子令诸侯,总领貔貅镇中土。楼桑玄德本皇孙,义结关张愿扶主。东西奔走恨无家,将寡兵微作羁旅。南阳三顾情何深,卧龙一见分寰宇。先取荆州后取川,霸业图王在天府。呜呼三载逝升遐,白帝托孤堪痛楚。孔明六出祁山前,愿以只手将天补。何期历数到此终,长星半夜落山坞。姜维独凭气力高,九伐中原空劬劳。钟会邓艾分兵进,汉室江山尽属曹。丕睿芳髦才及奂,司马又将天下交。受禅台前云雾起,石头城下无波涛。陈留归命与安乐,王侯公爵从根苗。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鼎足三分已成梦,后人凭吊空牢骚。

    读《三国演义》的人往往会忽略这首煞尾的诗,因为这首诗里说的,都是演义已经说过的,似乎没有什么深意。其实诗与故事本来是有所区别的。与《三国》同时代的《水浒传》,已经使用白话写作;而《三国》独用半文半白的文体,这是一种过渡吗?我以为不是的。《三国》的文体是独一无二的,后来的小说几乎非文即白,从没人象罗贯中这样把这种文体发展到顶致极峰。这里只能做一种推断而不是断定,即罗贯中是有意为自己提出一个挑战,使用一种复合的语言来传达更加强烈的文化信息。

    罗贯中的诗笔是出色的。“襄阳城东二十里,一带高岗枕流水”这样“雅量高致”的诗句不是人人都能作出。就以这首煞尾诗为例,中间也能看到作者的新意。“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这两句诗如果懂格律的朋友就清楚,有些词的位置不对头了。的确,下半句应该是“茫茫天数”才对,但这样虽然照顾了对仗,在平仄上却有些问题。去对仗保平仄,罗贯中是坚定果断的。罗贯中的这种取舍对于格律诗的演进是有益的。当然,始作佣的不一定是他,但即使如此,他能够受到这样的熏陶,也是对他的诗才有所帮助的。所以罗贯中以一首长律来作为小说的煞尾,绝不是如同一般评话那样走走过场,这其中是有他的目的的。

    “诗言志”,罗贯中是一个出色的小说家,在小说中基本上站在旁观的立场,重描写叙述而不重评论,但以他的文学造诣和人文造诣,他当然有自己的想法。他将他的想法写在小说中虽然数量少但篇篇精品的诗篇中。这里我们单单取出其中的几句话,来看看罗贯中实际上对诸葛亮是如何评价的。

    “孔明六出祁山前,愿以只手将天补。何期历数到此终,长星半夜落山坞。姜维独凭气力高,九伐中原空劬劳。”这是诗中对诸葛亮和姜维两个人的评论。从字面上来看,对孔明“只手补天”是比较推崇的。但对于姜维,则直言批评。读三国后半部,我们就会发现,姜维实际是诸葛亮的翻版;为什么在诸葛亮那里是优点的东西,到姜维那里就成了缺点呢?这在逻辑上是讲不通的。这只有一个解释,罗贯中想骂诸葛亮,但是他又不敢骂,于是他就借着骂姜维指桑骂槐把诸葛亮给骂了。那么罗贯中又怕什么呢?

    在《倚天屠龙记》里有一段很有意思。张三丰把太极拳和太极剑教给张无忌了,然后说就算他死了拳剑也能留存。但张三丰忽然又说,就算拳剑不留存又怎样呢?他自己还是太执着了。金庸让张三丰想通了这个问题,实际上是融合了佛道两家的智慧。但我在这里瞎推测一下,罗贯中不是金庸小说中的人物,显然还没有想通这样的问题,他既然要给自己一个挑战写出这样的小说,就会想到怎么让小说流传。

    我再生发一下罗贯中使用这种语言写小说的创意假说,那就是这不仅是一个心血来潮的想法,同时也考虑了文学市场的问题。当时士大夫和老百姓都读书,但读的书是有分野的,士大夫读士大夫的微言大义,老百姓读老百姓的下里巴人。罗贯中显然有些野心勃勃,试图让所有人都来读他的书,才会使用这样的文体。用文言写野史,同时写的是民间广为流传的野史,经过他的创意,老百姓合口味了,士大夫觉得虽然有那么一点“小”说,却也能饶有趣味。在这种情况下,正如福尔摩斯死了有人会威胁柯南道尔;小龙女不活过来大家就不买《明报》一样,罗贯中不是傻子,当然不会伤害诸葛亮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其实从士大夫到老百姓,都是不会接受诸葛亮的光环被夺去的。

    罗贯中充分实践了他的市场策略,但他同时也是一个知识分子,他是有自己的立场的。他的立场不仅隐含在上隐的煞尾诗中,同时也隐藏在小说中。首先,马谡失街亭的责任,从历史到小说,大家都清楚诸葛亮是难辞其咎的,因为刘备“马谡言过其实,不能大用”的临终之言一直萦绕在我们的耳际。其次,在处理魏延的问题上,诸葛亮的错误一直就被展示在读者的眼前。罗贯中对于魏延的勇猛善战屡立战功以及魏延对于诸葛亮的忠诚一直是着力描写的,而诸葛亮对待魏延的态度就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而一出祁山时诸葛亮和魏延的用兵策略两相对比,以及后来的结果,也是罗贯中没有加以遮掩的。这其实符合罗贯中的一贯作风,从刘备到关羽张飞,没有一个能够逃过他的目光。最后,罗贯中让诸葛亮自己作出了批评,火烧藤甲兵之后,诸葛亮看着一谷烧焦的尸首说,他会折阳寿的。其实诸葛亮一出山就火烧新野,一路烧到葫芦谷,当然不只烧了藤甲兵才会折阳寿。

    少不读红楼,老不读三国。且不说三国里的尔虞我诈,就是罗贯中跟诸葛亮玩的这种心眼,也的确让老奸巨猾如我辈心惊肉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流烟阁 ( 蜀ICP备18020752号 )

GMT+8, 2019-2-24 14:54 , Processed in 0.09759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