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烟阁

流烟阁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流烟阁 流烟阁 谈笑文丛 老夏笑谈 查看内容

西方是罪犯流放地1:东西方两个不同的民主传统

2018-7-18 18:59| 发布者: 夏流烟| 查看: 5| 评论: 0|原作者: 夏流烟

摘要: 西方是罪犯流放地1:东西方两个不同的民主传统 这是老夏为了研究华夏大同文明而开的一个支线专题。这个专题到底要写多少内容,目前还不知道。刚开始准备写一个系列,但后来有些恐怕资料不是太多,未必能够成一个系 ...
西方是罪犯流放地1:东西方两个不同的民主传统

这是老夏为了研究华夏大同文明而开的一个支线专题。这个专题到底要写多少内容,目前还不知道。刚开始准备写一个系列,但后来有些恐怕资料不是太多,未必能够成一个系列。所以现在只能写一点算一点。估计三篇还是能写的,也算是一个系列吧。
而要写这个专题,就必须先对“西方”这个名词进行界定。界定起来其实也非常容易,因为当前人类文化中的“西方”概念,并不是一个地理概念,而是一个文化概念和政治概念。人类文化所指的“西方”,单指诞生于西亚和欧洲一带的人类文明。包括今天的欧洲,以及从欧洲衍生出的北美北部美国、加拿大和澳洲的澳大利亚文明。在亚洲,只有日本最终加入了这个文明行列。
而在世界上其他地区,俄罗斯文明、东欧文明和南美文明可以算是“泛西方文明”,已经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异化。南亚和东南亚正在试图融入西方,东亚的韩国也在向这个方向发展,但目前来看,效果并不显著。
相反,在文明竞争中,无论是“泛西方文明”,还是亚洲文明,包括西方化非常彻底的日本文明,本土文明都正在占上风。而在西方文明内部,也出现了北欧文明这样新的文明形式,也逐渐在走出西方文明的窠臼。
同时,在西方文明的发源地,老欧洲一带,最早的西方文明诞生地希腊的变化最大,其次是紧接着的代表罗马文明的意大利,再然后是日耳曼文明的德法英诸国,现在也都在反思西方文明。加拿大不用说了,这个国家的华人元素越来越浓厚,是一个真正一直搭着美国顺风车的国家,在文明形式上面,跟西方原生文明有着巨大的差异。
所以我们不能简单以西方文明所发端的所有国家,去代指今天的“西方”概念。甚至所谓“西方阵营”的提法,伴随着国际政治的重构,在未来也越来越成为一个伪概念。
于是我们的“西方”概念的指向也就非常明确了,也就是现在还在顽固坚持某些“西方”特征非常明显的强盗逻辑的文明形式。这个文明形式在当前最典型的代表是美日,其次是依旧在摇摆的欧英。
把“西方”这个概念理清了,再回头来看我们今天的论题,就非常清晰了。
而要说到这个问题,就要说到老夏经常提到的一个概念,“海盗文明”。此前这个名词已经有了,但特指加勒比海盗、维京海盗等著名的海盗群体。老夏是在研究西方民主的过程中,才把这个概念扩大到整个西方文明。
因为老夏在这里面发现了一个典型的文明形式,“海盗民主”。
当前西方世界以及西方世界影响下的各国,所实行的民主制度,无一例外不是“海盗民主”。与之相对应的,是毛泽东发明的“人民民主”。
在毛泽东发明这个民主之前,还有另外一个伟人,也试图发明一个民主,这个伟人就是马克思。他发明的民主就是“无产阶级民主”。
但马克思在发明这个民主的时候,离开了他自己的科学分析理论,也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理论。无产阶级必然依托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而存在,这在马克思设计新的社会制度的时候,被有意忽略了。那么在消灭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之后,还有无产阶级存在么?如果没有无产阶级存在,那存在的又是什么阶级呢?这个问题,马克思没有论述。
不过在巴黎公社的实践中,马克思隐隐约约还是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巴黎公社的最高统治机构,叫做“人民委员会”,而不是“无产阶级委员会”。这让马克思用实践修正了自己的理论。
但这个修正并没有在理论中清晰地表述出来。以至于在苏联建立之后,苏联模式中依然存在着这个理论的硬伤,从而反映到实践上,也是一个硬伤。
于是在毛泽东的时候,在中国横空出世提出“人民民主”的概念的时候,这个问题才终于有了一个质的发展,马克思隐隐约约实践上的修正,终于完全上升到理论的修正。也由此形成了生命力强大的中国模式。
所以如果不能认识清楚“人民民主”,我们就不能理解“海盗民主”。因为跟“无产阶级民主”对立的,是“资产阶级民主”,虽然从表面上发现了民主的“阶级本质”,但实际上是不严谨的。
因为我们知道,在其他剥削社会里,也存在“民主”。民主并不是资本主义社会的独有情况。尤其是现代西方文明,发源于古希腊,而古希腊的奴隶制民主,一直延续到古罗马,这是不能回避的历史。所以我们常常一厢情愿地相信东西方学者都“公认”的一个“事实”:只有在资本主义的制度下,才能发展出现代的民主制度。这完全是学者们的一厢情愿。
事实上,如果没有古希腊和古罗马的民主实践,根本就不可能产生今天的“现代民主制”。也就是说,我们对于“现代民主制”的分析,如果过于跟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相捆绑,就好像是研究小孩的后爹后妈,双方的基因本来就没有多大关系。
同时还有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在这种源自于“西方话语体系”的叙事模式中,是没有中国古代民主的地位的。但事实上,中国古代的文官制度,只是没有一个“民主”的名字,究其本质,依然是一种民主制度。
而要弄清楚这个问题,我们就必须再次从“西方话语体系”的窠臼中跳出来,由此认识到:“民主”的对立面,并不是“专制”,而是“自由”。
所谓“民主”,其实跟“专制”一样,是用一个人或者一些人的意见,去限制他人自由的行为。就好像几个朋友出去玩,有的要向东,有的要向西,最后大家投票,三个人投票向东,两个人投票向西,于是大家决定向东。投票向东的人,通过民主制度,强迫(软强迫)投票向西的人让渡了自己的自由。在现实生活中,如果投票向西的人坚持要向西,只需要分道扬镳,自己向西就是。但民主制度不同,投票之后,向西的选项就没有了,不管你的意愿是什么,你只能向东。
这就是多数人的专制,通过民主制度,对少数人的自由进行了合法的剥夺。所以民主跟专制没有本质的不同,都是为了剥夺其他人的自由。
而在中国的文官制度中,就对这个问题进行了相对合理的解决。中国的文官制度,来自于孟子的思想: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民为贵”,就是典型的自由主义思想。国家首先要保护老百姓的权利。
“社稷次之”,说明国家的一切制度,都排在老百姓的权利后面,都是为老百姓服务的。
“君为轻”,则意味着“君”是为老百姓和社稷服务的,首先要为人民服务,然后是要为国家兢兢业业。尽管后世的君主往往利用自己的武力,把自己凌驾于百姓和社稷之上,但这在统治中国的儒家思想中,都是不合法的。孔子就说,碰到这样的君主,老百姓就可以像武王一样伐纣。
所以在中国的文官制度中,一直都有知识分子的民主参与体制,绝大多数时候,并不是皇帝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必须严格照章办事。
范仲淹把这个问题说得更加清楚,大臣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忠君爱民”。而在中国文官体制最发达的宋代,无论是“新党”还是“旧党”,都以“忠君爱民”作为自己的追求。而宋代以后,皇帝每次处理大臣,也必然以大臣损害了百姓和社稷的利益作为理由,不教而杀的情况非常少见,多半发生在改朝换代的时候。
所以中国的文官制度,首先限制了官员的权力,限制的目的,是保护百姓的权利,以及国家机器的正常运转。同时,历代的文官制度,都有“抑豪民”的部分,尤其是“重农抑商”的态度,更是从根本上防止了资本的干政。
当然,这只是一种理想状态,资本依然会在贿赂官员的过程中,钻法律和制度的空子,逐渐把持国家政权。但这跟西方制度不同,往往在这种情况下,这种对政权的把持,就为主流的文明所不容,从而引发社会革命。
而在西方,这则成为正常,通常情况下,并不能形成社会革命,甚至就连变革也不可能有。究其根源,就是西方的民主制度,并不真正关心公民的自由,而只关心有钱人的自由。这跟中国的民主传统,是截然不同的。
也正因为如此,中国的文官民主制,一直被西方话语束之高阁,而不敢承认文官制度的民主性。原因非常简单,文官制是为老百姓服务的,而西方民主是为有钱人服务的。而西方民主之所以能够为有钱人服务,就是因为,这个制度来自海盗文明。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流烟阁 ( 蜀ICP备18020752号 )

GMT+8, 2018-12-25 21:20 , Processed in 0.18590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