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烟阁

流烟阁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流烟阁 流烟阁 谈笑文丛 老夏笑谈 查看内容

西方是上古罪犯的流放地2:西方社会的黑社会特征

2018-7-19 15:09| 发布者: 夏流烟| 查看: 4| 评论: 0|原作者: 夏流烟

摘要: 西方是上古罪犯的流放地2:西方社会的黑社会特征 之所以说西方的民主制度是“海盗民主”,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在西方的民主制度之下,不存在对恃强凌弱行为的“本源性限制”。 美国作为西方民主的顶点,向 ...
西方是上古罪犯的流放地2:西方社会的黑社会特征

之所以说西方的民主制度是“海盗民主”,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在西方的民主制度之下,不存在对恃强凌弱行为的“本源性限制”。
美国作为西方民主的顶点,向来被很多中国人所向往。的确,在美国的民主制度中,有着大量的“保护自由”的条款,表面上,美国是地球上“最自由”的国家。但如果细细推敲一下,把美国的制度跟中国的制度相对比,我们就可以发现,美国相对于中国的“先进性”,其制度条款的最终指向都是:对有钱人的保护。而在对普通百姓的保护上面,美国制度没有一条可以比得上中国。
当然,如果美国制度仅仅止步于“对有钱人的保护”,这也不算太差劲的制度,毕竟有钱人也是人,保护了有钱人,总能够解决一部分人的问题。但如果我们再深入一点就可以发现,美国的制度,其实是“对更有钱的人的保护”。也就是说,如果我比你有钱,我可以通过“合法”的途径,把你的钱变到我的兜里。
在美国的制度下,这是完全合法的。只要你不使用“非法”的方式,你随便怎么干。如此一来,普通的美国有钱人,实际上也不能得到保护了。而就算金字塔顶端的有钱人,也总有一个钱多钱少的问题,只要你愿意用钱去砸人,总可以把别人的钱砸到自己的兜里。
讲到这里,有很多朋友要反对老夏了,认为老夏讲的内容“违背了事实”。因为现在美国的有钱人,在某种程度上达成了一种团结。其实这跟老夏的观点并不冲突。因为现在的美国,自从走出了“孤立主义”之后,已经发生了某种改变。那就是,将相当一部分的国内掠夺,转移到国外掠夺上面。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国外掠夺,必然会遭到来自国外的反作用力。尤其是美国的意识形态输出非常“成功”,其他国家也开始信奉美国的“新自由主义”,世界上的国家都在向强盗国转化,没有了“良民国”规规矩矩给强盗抢,强盗就只能互抢。在这种情况下,每个国家的有钱人就必须团结起来,共同组建一个大的强盗联盟,向其他国家开抢。
不仅如此,随着强盗国家的增多,每个强盗国还必须跟其他强盗国联合起来,这样才能确保自己在强盗争霸中立于不败之地。这是强盗文明的必然进化过程。
而说到这里,又有朋友会对老夏不满意了。他们认为,强盗的进化,也是一种进化,进化到最后,难道就不能条条大路通罗马么?如果说所有的强盗国中所有的强盗都是选择南辕北辙,那也是不对的。但反对的朋友忽略了最根本的一点,“民主”。
就算有一两个有钱人或者一两个有钱国良心发现,在这种“民主”的制度下,他们能够改变结果么?如果这世界上没有其他的文明形式,而只剩下强盗模式,那么必然的结果就是,强盗越来越强大,其他人越来越弱小,最终形成的社会模式,必然是奴隶制社会。普通人逐渐成为有钱人的奴隶。
老夏一再说,美联储的两个屁屁,就是资本的全面夺权。从前资本还有“自由”“博爱”的遮羞布,而这个遮羞布依靠国家政权来保证,而现在,资本连最后的遮羞布也不要了。国家对资本没有任何约束力,相反,资本只要一说话,国家就必须服从。尽管国家从前也是由资本掌控的,但那时候资本的掌控,只能进行幕后的操作,现在则走到了前台。
两个屁屁,归根结底,就是西方完成奴隶制的开始。所有民众,都将成为资本的奴隶,无一例外。这其中,也包括那些制定规则的资本家。老夏曾经把这个社会模式叫做“资本封建主义”或者“资本专制主义”,但现在看来,还是“资本奴隶制”,最为贴切。
由此,我们方可以理解,为什么西方文明的发端,会产生于古希腊的奴隶制民主。因为奴隶制民主天然就是资本社会的终极形式。但这个问题,目前来说,虽然我们认识算得上“比较深刻”了,却还没有达于本质。因为我们还没有完全弄清楚,资本为什么要发明“民主”,“民主”跟“资本奴隶制”的关系又是什么。
从前面我们知道,“民主”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消灭国家对资本的限制,最终让国家从属于资本。但“民主”为什么可以达到这个目的呢?这就是因为,在西方政治话语中,掩盖了国家的原始意义。即使是马克思主义的国家观,也认为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但我们却忽略了一点,恰恰是国家保护了人民。
在国家诞生之前,人类社会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而且非常严重。只有在国家诞生之后,这种弱肉强食的状况,才在国家机器的不断进化之中,逐渐得到改善。为什么结果会是这个样子呢?这就是因为,只有国家才能对资本进行“专制”。只有国家机器才能对抗直至镇压强大的资本,还普通百姓一个朗朗乾坤。
中国式的“人民民主”传统,自古以来,就是为百姓政治服务的。当然,利用这个传统的人,经常把百姓带到沟里,但这是操作层面的问题,而不是制度本身的问题。
而西方式的“民主”,反映的则是资本奴隶主的诉求。只有“民主”之后,资本才能通过收买和强迫,更加方便地控制国家机器,把原本抑制资本的国家机器,变成资本的乐园。因为“民主”这个制度,根据的是每个投票者当前的利益诉求,而不是老百姓的真实需求。
相反,在中国的文官制度之下,君主一旦不能满足老百姓的需求,就会激起社会革命。而在西方,“民主”的投票,虽然跟老百姓的利益非常遥远,却以代表老百姓的名义,对老百姓进行着合法的掠夺。
在一个美国电影里,一个法庭让一群羊为陪审团,去审判狼,非常具有讽刺意义。但西方民主真正的现实却是,资本推选出老虎和狮子,然后让一群绵羊来选择其中一个代表自己。为了让“民主”更有欺骗性,西方还会在绵羊中挑选出自己的代理人,先让代理人在选举中说羊话,上台之后,再为老虎和狮子服务。
而之所以西方资本敢于在绵羊中挑选代理人,就是因为他们利用“民主”制度,给资本的统治上了更多保险。三权分立,或者更多权力的分立,也就意味着没有任何权力可以对抗强大的资本。
在“专制”国家中,老百姓利益的代表者,可以根据资本犯下的罪行,强行启动对资本的审判,但在“民主”国家,这却永远不能成为现实。除非是那些被资本抛弃的替罪羊,没有任何人会受到国家的制约。哪怕资本把国家搞得稀巴烂,老百姓全都流离失所,也不可能有任何人来买单。
而“民主”宗教的教父们,这时候会站出来说,选票就是对统治者的惩罚。但问题是,无论狮子还是老虎,背后的老板都是资本。老百姓的选票只能惩罚具体的狮子和老虎,对资本一点伤害也没有。所以老夏把西方国家的这种制度,叫做“黑社会专政”。
因为这种制度保护的不是一种有利于老百姓的国家秩序,而是保护着独立于百姓之外的黑社会秩序。黑社会并不总是跟国家对立,西方社会的民主制,是黑社会控制国家的天然形式。因为在这种制度下面,一切从前对黑社会的限制都形同虚设,国家被转而用于限制老百姓。有钱人可以利用任何黑社会手段,只要他们不触犯其他的黑社会势力,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而老百姓一旦要对付有钱人,就会遭遇到黑社会的报复。
在这种制度下,资本黑社会不会给老百姓控诉他们的机会,所有试图控诉他们的人,都会被定点清除。即使偶尔有漏网之鱼,他们也会继续利用自己的金钱攻势,打通一切秩序关节,最终获得有利于自己的判决结果。
总之,只要符合西方社会黑秩序的利益,你就可以在这个黑秩序中海阔天空。而一旦你危害到这个黑秩序的利益,哪怕你像林肯和肯尼迪一样成为总统,也照样会死于非命。
在这种情况下,朴槿惠的老爹和卢武铉两位前韩国总统的死亡也就毫不稀奇了。而由此形成的朴槿惠对于美国的恐惧,也促使她做出了萨德入韩的决定。甚至老夏以为,以朴槿惠的为人处世,对她个人的威胁,并不能促使她做出这个决定。而朴槿惠又是独身,家人的威胁,也基本上说不通。而且就算她还有家人,作为一个愿意为韩国献身的独身主义者,她也可以不惧这种威胁。那么美国对朴槿惠的威胁,应该是以核平韩国作为要挟。甚至有可能更加恐怖。资本之无所不用其极,在此时此刻表现得淋漓尽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流烟阁 ( 蜀ICP备18020752号 )

GMT+8, 2018-12-25 21:27 , Processed in 0.45527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