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烟阁

流烟阁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流烟阁 流烟阁 谈笑文丛 老夏笑谈 查看内容

西方是上古罪犯的流放地4:近代的流放地标本研究

2018-10-4 10:01| 发布者: 夏流烟| 查看: 17| 评论: 0|原作者: 夏流烟

摘要: 西方是上古罪犯的流放地4:近代的流放地标本研究 在英国著名作家狄更斯的小说《远大前程》中,叙述了一个流放罪犯的真实故事。 某个囚犯,因为被流放到澳大利亚的关系,按照英国的法律,澳洲将成为这个囚犯的软 ...
西方是上古罪犯的流放地4:近代的流放地标本研究



在英国著名作家狄更斯的小说《远大前程》中,叙述了一个流放罪犯的真实故事。


某个囚犯,因为被流放到澳大利亚的关系,按照英国的法律,澳洲将成为这个囚犯的软禁地,此后再也不能回到英国。一旦被发现他悄悄回来,那是会被重新逮捕入狱,并且要受到更加严厉的重罚的。

于是这个囚犯就想了一个办法,把自己的资金给了曾经救过他的皮普,帮助皮普在英国过上了有钱人的生活。
但伴随着后来他潜回英国的时候被抓住,他和皮普的远大前程也就同时毁灭了。

从这个故事,首先我们对于西方流放罪犯的方式有了一个了解,也就是把一个人扔到某个地方,就再也不干涉他的自由了,只要他不离开流放地。如果那个囚犯不回到英国,安然在澳大利亚被“囚禁”,其实以澳洲的版图,他还真的是前途无量。然后直接把皮普接过去,今天说不定就是澳大利亚的世家大族了。

而接下来,我们可以确定一个更加重要的事实,也就是地球上最小的这块大陆,澳大利亚,曾经一度,广袤的土地,是拿来流放罪犯的。最近有很多战友在那里起底澳洲,狄更斯的小说便是铁证。

跟澳大利亚相似的,还有北美。所以北美和南美的文化大为不同,因为南美是西班牙和葡萄牙在世界争霸过程中最后的战利品,一向是当作比本土更重要的地盘来经营的。几百年间,西班牙和葡萄牙更多给南美送过去的,还是良民。

所以南美的解放战争,跟北美的独立战争,从一开始就是两回事。二者的时间间隔并不大,前后不过四十年,但南美战争一向都是有理想的,而北美战争则主要是扩张领土为目的。

于是我们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同样作为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殖民地,南美可以独立出那么多国家,而北美却只有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中美洲和加勒比海,也是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地盘。)

而在现代,南美也经常出现反美的英雄,甚至一度时期,南美遍地都是反美的烽烟,反美势力完全掌控了形势。这逼得美国不得不给查韦斯和卢瑟夫等人下毒,又在金融战中拼命搞乱巴西和委内瑞拉。

说穿来,南北美洲之争,其实就是强盗和官家之争。北美是强盗大本营,而南美是革命大本营。强盗只会到处抢东西,只有革命者才会考虑老百姓的民生问题。

不幸的是,长期以来,南美的革命国家没有意识到北美强盗的危害,所以在今天才会陷于被动。

为什么说北美是一个罪犯的流放地呢?这在北美并不是秘密,美国和加拿大的史书,都对这段历史进行了描述。不过在历史学家的笔下,罪犯们经过在北美的修生养息,“潜心悔过”,现在早已是良民了。当然,他们会刻意忽略贩卖黑奴、屠杀印第安人和迫害华工的历史。
美国今天之所以会成为让人发指的强盗国家,跟他们祖上就是强盗不无关系。当然,这个系列的后面,我们还要说到,他们祖上的祖上,也就是整个欧洲,其实也是强盗。而强盗的根子,恰恰就来自他们祖上的祖上。

简单说,只要西方文化霸权存在,这个强盗基因就一定会继续存在。

除了澳洲和北美之外,在近代,还有另外一些罪犯的流放地,让我们一并进行研究,就可以看出差别。

首先要提到的,就是大名鼎鼎的西伯利亚。这个地方一向是沙俄流放罪犯的地方,很多政治犯都在这个地方呆过。

但这个地方跟北美和澳洲不同,差别在如下两方面:

第一,这个地方是跟沙俄的主体国土连在一起的,沙俄更加容易控制。

第二,这个地方自然条件严酷,开发不易,即使在今天,也是尚待继续开发的地方。

这两方面的条件,决定了沙俄的囚犯没有北美和澳洲的囚犯那么运气,可以逐渐成为新的国家的主人。

而在当时,还有另外一个大国,也有一些著名的流放地。这个大国就是大清国。

今天我们研究大清国的案例,经常会发现一句“发往宁古塔为奴”,这就是典型的流放。

大清国的流刑,继承于几千年中华文明,你犯了罪,不杀你就是对你法外开恩,给我建设边疆去。

流刑有很多种,中央发配到很近的外地,那也叫流放,但那种流放比较轻微。最远就是发配边疆,尤其是发配穷山恶水。

例如历史上著名的文人,屈原、李白、苏轼、杨慎,都被发配过。

屈原被发配的地方,基本上在今天的湘黔铁路一线,老夏上大学的时候,坐车回家曾经在那条路上走过,一路跟屈原的《涉江》相印证,饶有趣味。

李白被流放到夜郎,也就是今天的贵州。

苏轼一路从开封附近贬到杭州、黄州、惠州直到儋州,在宋代,这种流放还有官做,算是待遇最好的了。不过宋朝对于普通囚犯,则是刺配的流刑,具体情况,读读《水浒传》就明白了,林冲、宋江、武松、杨志等人,都有过经历。

杨慎被发配的地方,则是今天的云南。跟李白一样,是真正的发配。

清朝的发配,基本上都是戍边的所在,例如林则徐,被弄到大西北的伊犁去了。

翻遍中国的史书,我们可以发现一个重要的现象,那就是流放的地方,除了海南岛之外,几乎就没有海岛的。苏轼之所以被发配海南岛,恰恰是因为海南岛已经被中央政府控制了。

也就是说,中国发配罪犯,一般都是让罪犯在当地接受教育,以便于将来重新做人的,绝不会给他们建立独立王国的机会。沙俄最早跟中国打交道,也把中国这一招继承了。

所以通过同时代流放地的对比,我们回头再来研究英国对流放地的选择,就会猛然发现,英国之所以选择北美和澳洲作为流放地,最根本的原因,还是纵贼为寇。因为英国太小,人口也不多,国内的老百姓有了既得利益,不愿意出去殖民,所以只能强制罪犯移民,这才能够达到巩固殖民地统治的目的。

这种利用罪犯来解决问题的方式,其本身无所谓善恶,关键是看其过程和所要达到的目的。事实上,在中国历史上,以及世界各国历史上,利用罪犯来解决某种问题的方式一直存在。

例如春秋时期,吴王阖闾进攻越国,越王勾践就利用罪犯,让他们一排排在城墙上自杀,从而以其凶悍动摇了吴军的士气,将曾经利用伍子胥和孙武而成为春秋一霸的吴王阖闾,直接消灭在越国境内。由此,后来吴王夫差才会灭掉越国,而越国又再次卧薪尝胆灭掉吴国。

秦始皇时期,征发罪犯和倒插门的女婿,到北边大修长城。

而后来的造反者,也经常打开牢门,就地接收囚犯为叛军的士卒,以争夺天下。对于叛军来说,接收囚犯是比较靠谱的,因为囚犯为了生存,会更加坚决地跟着叛军。由此我们在接下来的时间内,最好要加强监狱的管理,以防有心人利用这一点。毕竟现阶段想在中国利用老百姓太难了,必须防止敌对方剑走偏锋。

世界史上,斯巴达克起义,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因为奴隶是一种特殊的囚犯,利用奴隶来起义,的确在那个时代里是一个造反的方式。

而中国现代的劳动改造政策,也是非常有典型意义的。这个政策可以最大限度地将罪犯改造成为劳动者,充分体现了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中国法治精神。如此一来,愿意做老百姓的人越来越多,愿意做罪犯的人越来越少,可以起到一种反黑社会统一战线的作用。

而西方多年以来对中国的渗透,恰恰选中了这个方向作为突破口之一。黄赌毒等犯罪现象的泛滥,跟腐败相结合,互相起到保护伞和支撑点的作用,在特定的时空环境中变相地在中国实现了黑社会对人民的统治。这是跟东方文明尤其是社会主义文明水火不容的。

而之所以会发生这种现象,就是因为苏联解体之后,西方文明短期内空前强大,对社会主义国家的全面围城已经完成。这种攻城掠地式的罪犯文明的泛滥,其核心是直指中国的百姓政治。作为当前世界上最典型的百姓文明,一旦被罪犯文明所攻陷,这在罪犯文明的发展史上,将是具有决定性意义的。

于是在这个过程中,黑社会文化成为那个时期最流行的文化,甚至在香港影视中,警察一直都扮演了反面角色。直到九七之后,香港的文化才逐渐翻了一个个,警察文化成为主流,黑社会模式越来越受到谴责和抛弃。

这个潮流又迅速蔓延到台湾,重量级作品《意难忘》,描写了台湾人民在黑社会文化入侵泛滥过程中浴火重生的过程。以王胜天为代表的百姓文化,不仅战胜了邪恶的黑社会文化,而且成功感化了曾经的黑社会老大蔡进炮,成为百姓文化的中坚力量之一。


综观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发展史,其实就是西方罪犯文化从发迹到灿烂直到衰落的客观过程。当浩浩荡荡的罪犯文明,碰撞到强大的东方家国文明的时候,虽然一度占领上风,终于在二十一世纪成为强弩之末。人类文明即将翻开新的一页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流烟阁 ( 蜀ICP备18020752号 )

GMT+8, 2019-10-17 10:05 , Processed in 0.459154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